說到古典物理學最先想到的是牛頓運動定理,而談到現代物理學直接會聯想到量子力學。相對於古典物理學,量子力學迥異的特色在於觀測者本身存在的時空干擾,以及基本粒子的波粒二相性(非常難懂的東西)。最大的困難在於,基本粒子的活動不是眼睛能夠觀測到的現象,所以科學家以假想的實驗來幫助學習者了解粒子的特性,而薛丁格的貓是其中比較著名而且頗有趣味的例子。假設將一顆放射性原子置於毒氣箱中用來作為啟動毒氣的開關,並同時在箱子內放置一隻貓,讓實驗的觀察者可以透過貓的死活來判斷粒子衰變的情形。而跟據放射性原子衰變波函數所推倒出來的結果,將會產生衰變與不衰變兩種波的疊加,因而推導出貓既是死的也是活的結論。因此當實驗箱維持置之不理的狀況,貓就是持續以不死不活的方式繼續存在。當然,一但將箱子打開,波受到了干擾(觀察者的時空干擾介入),貓的生死同時也會被確定下來。還是很難懂!?試著想想,人跟人所建構的關係不也是如此。人際間的不確定性,往往也會由於觀測者這個變因而被確定下來,即使沒有觀測者的實質介入,由於測量所產生的時間和空間干擾,仍然還是造成了結果的必然確定。回頭再來看看這個由理論所假設出來的實驗-薛丁格的貓,似乎概念上有好像比較容易懂了一些些。


創作者介紹

Allen的邊境探索

All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